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学院新闻 > 王锁劳:做学生的良师益友——国关本科生导师制人物专访系列
王锁劳:做学生的良师益友——国关本科生导师制人物专访系列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 2018-01-04   作者: 刘秋怡   点击次数: 499   [] [] [] [更大]

        从八九年留校任教,晨昏朝暮已近三十载,他从一名普通教师积淀为中东问题专家;从班主任的事无巨细,到学术导师的专业启蒙,他在角色改变中不断重塑定位与职责。本科生导师制在国际关系学院落地已有两年,作为推行这个“新鲜事物”的重要一员,王锁劳在变化中思考,在摸索中前行。

        “导师制作为一个新的事物,还在探索阶段。”谈及本科生导师制,王锁劳坦言自己在起步阶段也需要寻找更好的指导方式。从去年正式实行,到今年进一步推动,指导过两届新生的王锁劳承认,这个制度对于刚刚脱离中学身份进入大学校园的新生来说,意义重大。“通过谈话解答学生之间的困惑,可以帮助学生更快速地进行角色转化。”曾经担任过四年班主任的王锁劳清楚地知道,学生在大一时如果不能尽快适应,进而就会影响学业,甚至在以后的学习生涯里造成更大的困扰。

        “我们要成为学生四年成长过程中的良师益友,班主任面对不了这么多人,而课程老师也不可能跟学生发展出这么深的关系。但是本科生导师也达不到研究生专业导师那个层次。”对于导师制的正确定位,王锁劳有着自己深刻的理解。“我不赞成过早地强调本科生导师的专业性。第一不利于发挥导师的积极性,第二不利于学生的发展。”他十分笃定地说道本科生导师这个新兴的角色只有在定位上区别于其他角色,导师制才能长远地发展下去。

        从老师的角度赋予导师制清晰的定位,才能够把握好导师与导生间的互动方式。“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让学生们了解学院的专业设置,培养学术情怀以及追求知识的能动性。”王锁劳强调自己传递给学生的无非是看待问题的思维方式、放眼于国际的广阔视野以及怎么解决学术上的通用性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培养学生对整个专业大方向的兴趣,而太过于强调导师的专业性,反而有可能使学生对学术丧失积极性,也会成为导师的负担。“我这些年只接触过一个早熟的学生,那时刚实行第一批本科生导师制实验。这个同学分配到我这里,但明确知道自己喜欢非洲。但其实绝大多数的同学也是在大三才开始考虑专业发展方向的。”王锁劳解释道国关强调专业的基础性和通用性,当然也涉及到就业问题。“在专业上太过细分的话,第一时间达不到,硕士也就两年;第二也限制了就业选择。在这方面,国关与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这里也有历史系、新闻与传播学院、政管考来的研究生。”言及于此,王锁劳总结道研究生阶段都淡化专业性,更别说本科生了。“本科生导师制更多的是让低年级的学生更全面地了解学院、了解学校、了解学术,进而帮助他们成为一名合格的毕业生。”

        本科生导师制不仅对于学生,对于老师也有裨益之处,师生间的良性互动无疑将会产生双赢的局面。“我们在指导本科生时,有机会近距离了解学生的思想状况、生活状况,反过来也有助于改善自己的教学、方便自己与同学的交流。”王锁劳说道导师制对于师生之间都有益处,但目前的问题是,其形式还比较机械,有时间、次数以及话题记录,这些因素显然都制约了导师制的实践效果。“关于集体会面的时间,每次硬性要求不少于半个小时,每学期三次;还要求学生签到,甚至还要记录谈话主题。集体会面对老师来说是节省时间,但实际上可能流于表面。”王锁劳坦言道同学之间不可能有那么多共同问题,集体会面上学生因顾虑隐私而不愿谈出自己的特殊问题。况且学生在成熟过程中处于不同阶段时会面临不同的困惑,如果强制让其参与,便不利于发挥出老师与学生的积极性,甚至成为彼此的负担,从而造成一个双输的结局。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王锁劳认为这句中国古代名言为良好的师生关系指明了方向,只要学生主动,自然而然就能建立信任,发展出亲密的师生情谊。所以王锁劳坦言比起集体式的会面,自己更愿意尊重学生们的个性和需求。“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一个学生明显带着问题来找我,交谈了两个小时,虽然时间长,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交流更为有效。”因此,王锁劳也希望导师制在形式上能更加灵活,不要过于强制和机械,变成被动的义务和职责。谈到怎样去纾解学生的郁结,他认为“要多给正能量,可以通过老师们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其他老生们的人生经历,让学生认识到困难只是暂时的,人生是丰富多彩的。摆正心态,才能正视生活的一切常态。”

        本科生教育从批量式培养到个性化教育,从全面覆盖到因人施教,燕园人都在不断深化创新的路上稳步前行。要怎么发展好本科生导师制,使之成为真正惠及师生的新常态,还需要继续探索和改进。但不论老师的角色如何重新定位,学生的观念怎么翻转变化,王锁劳坚持道“老师都应该扮演对学生有启发性的角色”。尊重学生的个性,培养学生在追求学术时通用的技能,以及看待问题的方法和角度。要抛去形式,坚守此道。